特色产品推荐
欢迎您选用浏阳市乐和电子设备厂烟花遥控电子点火器产品
新闻分类

电话:159-7416-6108

Q  Q:2850603797

旺旺:乐和点火器厂

邮箱:2850603797@qq.com

地址:湖南省浏阳市花炮大市场六区二栋69-70号

爆竹燃放,徘徊在传统与现实之间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爆竹燃放,徘徊在传统与现实之间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02-29 * 浏览 : 39

节日燃放烟花爆竹的硝烟刚刚散去,一个讨论许久的问题又重新进入人们视野,面对着燃放烟花爆竹带来的空气和噪音污染,燃放烟花爆竹的传统该有怎样的未来?

燃放:从有所克制到任性、唯我

2月22日,丙申年元宵节,西安。一大早,人们就被炸响的鞭炮警醒,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伴随着呛鼻的硝烟,一直持续到9时许;午饭,又掀一个小高峰;晚饭则掀起更大的高潮,遍及全城的超高分贝中,冲天而起的烟花将一个个惊雷送往高空,一时,烟雾弥漫,碎屑遍地。无从得知,人们究竟是为了把手中的鞭炮烟花一次放完,还是刻意用尽兴燃放抓住春节的尾巴?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烟花爆竹的燃放也曾贯穿昼夜,但对环境、他人的影响相对有限,鞭炮的声音小而有节奏,人们的燃放也有所克制,关起门来不大影响说话、看电视;而燃放承载的,是人们对幸福生活的企盼。

2010年春节,记者置身西安,当年燃放从年三十下午一直持续到正月初二晚,昼夜不停;但新式的烟花爆竹已完全没有了含蓄、谦和,以至于鞭炮不像鞭炮,更像是山体垮塌、重车碾过的长时超高噪音,烟花的爆炸赛过雷管、直追响雷,烟雾则浓黑且散发着恶臭。那种不择地方和时间的肆意燃放,让人更多见识的是任性、唯我、喧嚣。

时至今日,很多人视这次燃放为梦魇记忆,每到春节前就担心不已。“整整三天三夜,门窗紧闭,也要喊着说话,电视声音开到最大也听不清;婴儿不停哭,耳朵塞上棉花,躲到最密闭的卫生间也不行;老人心脏被振得受不了。”“那次春节空气糟糕透顶,重度雾霾中明显有燃放的黑烟,闻起来恶心,呼吸沉重,眼睛酸涩,简直把过年弄成了活受罪。”

以后直到今年春节,燃放在人们的反思中逐渐降温。尽管如此,燃放对环境的影响仍然十分明显。特别是在除夕,晚上10点至次日凌晨1点的时段,爆炸声达到高峰,春晚看不成,说话也费劲,不时的雷子炮振得地板、窗户都在抖,休息、娱乐、团圆都受到严重干扰。而西安市的环境监测显示,从除夕晚上8点开始,环境空气质量迅速恶化,大年初一凌晨2点到3点,全市PM2.5指数超过400,达到严重污染。记者查阅近4年春节期间的环境资料发现,今年还算是最好的、唯一见蓝天的一次。

燃放,也从城市走向了农村。在陕西镇安县云盖寺镇,大年夜,震天的鞭炮、烟花响了一整夜,谈家常、看春晚、睡觉都无法进行,乡村本自洁净的空气和院落都明显受到污染。“比城市还厉害,可能是外出打工的都回来了,放炮有比谁家厉害的意思,也有突然闲下来需要打发无聊的意思。”从武汉回老家过年的某杂志社总编辑说。

乡村习俗不见得适合都市

烟花爆竹燃放,究竟是传统良俗还是新式恶习?记者和不同年龄、不同阶层的人讨论这一话题,发现人们更多“说不”。

“古代农耕社会,人烟稀疏,气氛清净,谁家有喜事或过大节,放鞭炮制造点热闹、看点,本质上可能还有一种祈福和宣告功能——期望新年更好、宣告孩子结婚了等等。”一位学者透过“年”的传说分析燃放的习俗,“可是这些功能在现代社会,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

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王天定教授在今年元宵节连发多条微博,表示上世纪九十年代曾有很多大城市出台禁放令,但又因“没有了年味”而放开。但如今,空气污染、火灾隐患、人身伤亡,让人们不得不再次反思。“我小时候曾在乡下呆过,山村之夜,万籁俱寂,这时过年点一盏红灯,放几串鞭炮,的确能驱赶一点冷清,于热闹中增加一点氛围。”而这样的习俗搬到车水马龙的城市里,隐患就不言而喻了。

有老年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年被燃放闹得睡觉睡不好,心神不宁,一到过年就不停提醒家人、亲朋好友尽量别放炮,对空气有污染,还产生噪音和垃圾。

正因此,西安市政府2012年出台了限制燃放烟花爆竹的政策,只允许在春节期间的指定地点燃放,并且每年春节前,政府多家部门都要联合向市民发出倡议“为了蓝天不燃放”。但记者在实地采访时发现,指定地点销售落实了,而指定区域燃放却没有落实到位。

燃放烟花爆竹的利弊之争似乎走进了死胡同:危害显而易见,传统承载虚渺难觅,而燃放依旧故我。

更环保的传统烟花为何卖不动 ?

有没有一种可能,既能延续传统,又能最大限度地减少危害?

“还是过去的鞭炮好,放起来没那么大的响声,看起来只有淡淡的青烟,也很安全,基本不影响环境。”陕西省总工会一位干部说,要继承燃放传统的话,回归传统产品是最好的选择。

实际上,传统烟花爆竹演进到今天的新式烟花爆竹,技术是直接因素。在中国花炮发源地之一的陕西省蒲城县兴镇,该县花炮行业协会会长张西宪介绍,传统花炮装药量小、爆炸力有限、引信细,所以燃烧慢,有节奏,声音小。但到上世纪末,传统花炮卖不动了,为此专门到湖南浏阳引进了技术、人才。

技术人员告诉记者,新式花炮药量大、成分多、比例新、引信粗,特别是火药中加入了镁粉、铁粉、铝粉、锑粉及无机盐等,这使烟花爆竹的爆炸威力成倍增长、燃放速度成倍加快、亮度成倍提高,声音大并连成一片就是这么形成的。“污染重、有臭味,一方面是药里的化学成分太多,另一方面是因为炸得更粉碎。”

为什么危害更大的新式烟花爆竹反而把更环保、安全、低廉的传统产品挤出了市场呢?面对记者的问题,张西宪会长一时语塞,想了想才说:“社会就是这样,人们总是喜欢声音更大、燃放更快、更高更亮更好看的东西。”

很显然,烟花爆竹的生产与消费回归传统说容易就特别容易——减少药量、去掉添加成分即可;但说难也特别难——没有什么比观念改变更难的了。但这给管理部门提供了一个思路:只要从生产源头下决心控制,扭转燃放与环境的冲突是完全可行的。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